80多岁老汉百万元难收回,将女业务员告上法庭,两审都输了,因他俩有说不清的关系!

今天来说说一件事,确实让小编感到遗憾,一位富勤出借人拿出100万元“借”业务员的,因为富勤暴雷了,这位出借人把业务告上了法庭,结果,经过两级法院审理作出终审裁定,出借人输了。

8月27日,辽宁本溪中级法院作出二审裁定,80多岁老人百万元不知如何收回呢。

你也可能与网贷平台业务员之间这样操作过,那么你可能被业务员捉弄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江海情缘永远与众不同,注重事实与法律,这个案例来自于辽宁省本溪市中级法院终审裁定书。

图片

       

        考虑到对当事人的个人隐私,这里只说事不说人。

     本篇文章根据法院二审裁定书改写,但基本内容没有改写。

     耿老是一位80多岁的退休干部,一辈子积累百万元也很正常。

     而富勤金融业务员老赵是位退休职工,近60岁了。

      两人都是辽宁本溪人,住在一个行政区里。


      耿老因为拿出去的百万元收不回来了,于是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偿还他借款本金100万元及202011日起至偿还完毕之日止按国有银行贷款利息标准承担利息。

     耿老的理由是:他与业务员赵某某签订的三份《借款协议》是真实有效的,而且赵某某收到了借款,双方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

     老赵向耿老借钱,签订借款协议,由业务员老赵进行投资,并许诺每年给10%的利息。从2017年开始,耿老向业务员老赵转款,业务员老赵出具借款协议,到期后老赵还本付息并收回借款协议。

     2017112日至202141日,耿老给付业务老赵累计171万元。

    老赵拿到耿老的借款后将钱分别投到富勤卓越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富勤国际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青岛富展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等进行投资理财,每年至少获利11%除去承诺给耿老的10%利息,老赵每年均获利至少1%以上。

     200911月,因80万元借条到期,业务员老赵拒不返还,经耿老要求,业务老赵将之前打给耿老的80万借条加上又借给业务员老赵18万元,业务员再出具了一张100万元的借款协议。

     201912月,富勤公司突然被停业。业务员老赵的钱收不回来,进而导致对耿老承担不了还本付息的责任。

     因无力偿还并且为逃避责任,业务员老赵诱使耿克高签订了与富勤公司的业务转型良性退出方案和文件回收表,妄图把偿还借款的责任转嫁到富勤公司。

     而富勤公司依照合同相对性,只认定投资人是业务员老赵,拒绝在良退协议上盖章。因迟迟得不到还款,高老遂将业务员老赵起诉至到法院。

     耿老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赵淑珍偿还三次欠款合计100万元。2.放弃原标价利息,重新按国有银行贷款利息标准计算,时间一律从202011日起计息直到本金还完为止。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是:

     业务员老赵在富勤金融公司从事理财业务员工作。耿老、老赵因经济往来形成了三份借款协议,借款人具名是业务员老赵(具体判决书里有)。

     法院另外查明:

     耿老用来与业务员老赵进行经济往来的银行卡系浦发银行本溪分行**支行发放的银行卡,耿老用该卡自20171月起有多笔理财产品的申购和回款交易发生。


     耿老利用该银行卡向业务员老赵的银行卡转账8次,合计171万元。老赵利用该银行卡分39次向耿老转款合计79万余元。

     再查,老赵所工作的富勤金融公司实行了良退,耿老于202016日,在富勤金融公司的业务转型良性退出方案的末尾处抄写了本人同意按照以上方案所述处理本人的出借资金回收事宜,并填写了身份证号码、姓名、日期,并在文件回收表上亦填写了自己的姓名、金额、投资日期、身份证号码等事项。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没有证据予以证明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耿老主张他将100万元借给业务员赵某,并提供了三张借条,借条中所涉及的金额分别为80万元和两个10万元,但通过审查双方提供的证据及庭审陈述,双方之间并未发生这些的借款,而双方之间发生的多笔经济往来都是通过耿老用于理财的上述银行卡进行的,双方形成的三份借条也是就该银行卡中发生的数额而进行的阶段统计,同时结合耿老在富勤金融公司业务转型良性退出方案上签署的内容,可以确定双方之间并非民间借贷关系,而是委托理财关系。

     一审法院无法根据耿老提供的证据确立他与业务员老赵之间是民间借贷关系还是委托理财关系。根据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归责原则,因耿老主张的民间借贷关系不成立,判决:驳回耿老的诉讼请求。

     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确认了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80多岁的老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有了100万元,起诉到法院也被驳回了,于心不甘,于是向中级法院提起了上诉。

      二审认为:争议焦点就是上诉人耿老与被上诉人老赵是否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根据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法律对于待证事实所应达到的证明标准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的司法解释。

     

      耿老主张与赵淑珍之间是民间借贷,同时其提供了业务员老赵书写的借条及其向老赵转帐的记录。业务员老赵为反驳耿老的主张提供了通过其帐户向理财公司转帐的记录及由耿老亲笔书写、签名、捺印的本人同意按照以上方案所述处理本人的出借资金回收事宜的《业务转型良性退出方案》,结合耿老从未在富勤卓越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办理过业务的陈述,《业务转型良性退出方案》与其陈述存在矛盾之处,且耿老本人不能做出合理解释。业务员老赵提供的证据足以认定耿克高主张的民间借贷事实存在真伪不明,因此双方之间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不存在,应驳回耿克高的起诉。

     二审法院认为耿老的请求不能成立,撤销辽宁省本溪市**区法院的判决,驳回上诉人耿克高的起诉。

原创文章,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qudao.com/article/203758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2473927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