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悲伤的是薛律师的被枪杀,令人不齿的是竟然有人叫好

前天武汉有一名姓薛的律师被枪杀了,就倒在法律维权中心。

我起初看到这则消息是网络上很多人在叫好,他们说,你看,当讼棍没个好吧。诉棍是一种对律师职业的侮辱性代称。

我很好奇的看了下这个人的简介以及被枪杀的原因,结果令我错愕不已。

这个律师是怎么得罪杀害他的犯罪嫌疑人的呢?

据这个作案后两小时就被抓获的雷某交代,他打官司输掉了,从一个富翁老板,变成连200块都要向别人借的穷光蛋,一时间不忿,于是杀了这个原告的案件代理人。

那他输的是什么案件呢?我有心查了下,原来,这个雷某是个包工头,是个老板,他输掉的案件都是拖欠农民工工资。

他因为拖欠农民工工资多次,早已上了老赖的名单,这是一个老赖,而且是赖农民工工资的老赖。

而这个薛律师,是因为法律援助,帮助没有钱,也没有文化的四个农民工向这个老板讨薪的。

免费给农民工兄弟打官司,打赢了,被老板怀恨在心杀害,我不理解,这部分网民的叫好因何而起?

你是觉得农民工干了活不该领工资么?还是你觉得这个老赖凭自己本事赖来的钱,凭什么还?

这个律师是多管闲事么?是没事儿干非要招惹别人么?他明明是在帮助四个要养家糊口的农民工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网民变得非常极端,变得只有立场,没有逻辑,更没有思考。

你每天都能看到两群人在对骂,又不理解他们在彼此骂个什么。

有时候是男人和女人在对骂,有时候是穷人和富人在对骂,似乎这世上只剩下标签,再也没有道理。

在这个案子中,我没有看到标签,我看到的就是道理,最原始的道理。

不管你对律师这个职业有什么看法,他当下做的这件事,就是正确的。

不仅是正确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

四个农民工通过法律途径要回欠薪,这是社会成本最小的,不通过这种手段,你希望他们通过什么手段?

这个律师实际上不仅伸张了正义,他也间接维护了安定。

一个社会,一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或者说暂时的,阶段性的不足。

总要有人去处理,就像你每天早上起来上班,看到马路上干干净净,你觉得为什么?

马路会自动清理么?

早在你起床之前,凌晨四五点,清洁工就已经在扫马路了,等你出门的时候,才能看到干净的路面。

马路天天都会脏,所以天天要人扫,社会上每解决一堆旧问题,就会冒出一堆新问题,所以天天都要有人去维系。

这个律师,这个愿意不拿钱做法律援助的律师,就是社会风气的清洁工。

我并不是说穷人都是对的,富人都是有原罪的,我也不是说律师都是好的,但撇开标签,难道我们面对最基本的事实,都没有判断能力了吗?

互联网上,情绪太多了,思考太少了,抱怨太多了,建议太少了,对世界的要求太多了,对自己的要求太少了。

老读者都知道,我喜欢让助理统计后台留言,或者消息,根据ID,也就是读者的名字来整理,分类。

这个数据,一天两天看不出什么,一年两年三年四年,是很有意思的。

我举一个例子,给别人留面子,我不写人名字的。

有人留言,说,自己上班很辛苦,每天也赚不到几个钱,看着市中心有些人,也不上班,每天就是玩,景区里到处都是高级会所,可是自己只能租住在远郊。

过了半年,同一个人,继续留言,很愤怒,为什么自己要工作那么多年攒首付,而某些近郊的农民,拆迁了,动辄七八刷房子,太不公平了。

过了半年,还是同一个人,继续留言,说自己赶上了一波直播浪潮,加入了某个直播公司,开始录视频了,薪水翻了10倍。

又过了半年,还是同一个人,继续留言,说完全想不通,那些上班拿死工资的人脑子有多不好使。

又过了几个月,还同一个人,公司关门了,又开始骂…..,说自己刚搭上赚钱的快车道,凭什么车道改变了。自己刚刚买了一刷房,凭什么说不涨就不涨了。

你能在这人身上看出逻辑么?或者说,你能看出一个人成长的历程么?

反正我是看不出来的,我觉得这人没有成长。只是个情绪的傀儡,欲望的木偶,难道不是么?

这就是网民的主体,哪怕我们号的读者质量远高于互联网平均水平,依然充斥着大量这样的人。

人,如果永远都静不下来,是无法感受到生命的。

而一个从来也感受不到生命的人,真的有活过么?又或者说,这种活法,有劲么?

原创文章,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qudao.com/article/204271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2473927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