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门邪道,才是一马平川!

那天,书店来了个女的。

湖北的。

说是按图索骥,就跟侦探破案似的,根据我日常发的朋友圈里的建筑物、路牌,挨着找来的。

很用心。

只是来打个卡,说是董老师的老读者之类的。

期间,没怎么聊天。

她很紧张。

说不过多打扰董老师了,走了。

我还送了她本书。

她走后,我特意翻了翻她的朋友圈,我推测她是搞什么养生馆的,看她发了不少什么经络养生的广告,看她的路线,是去青岛参加什么培训了,顺路过来了。

那就好,至少不是专程而来的。

专程而来的,咱有责任。

专程,就很容易翻脸……

她会把自己的用心、路费,都理解为对我的付出,一旦觉得懂懂这个人是个人渣,就觉得不值,恶心,反过头来心疼路费,越心疼越生气。

我见过的读者多,样本多,什么样的都有。

有些过于极端,我都不敢写,这两年我还遇到过一个,她不远千里跑过来,特别虔诚,说话都是怎么怎么,79年的大姐,也没结婚,也没学驾照,我问过她,你为什么不考个驾照呢?她说她妈觉得路上车祸太多,考驾照不安全。

她想让我介绍个山西的朋友给她,她跟着学习学习如何做淘宝。

我就介绍了一位我认为很不错的卖家给她。

卖家觉得是董哥介绍的,那要认真对待,加了好友,接着给发了个红包,对于卖家而言,发红包相当于HELLO的意思,大姐没敢点,不仅仅没敢点,还把我们俩都删除了,临删除给我写了一封老长老长的信,就是她想了一晚上,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原来是懂懂给自己设了一个瓮,让自己往里钻……

这脑回路。

惊人。

我又联想了她的工作,她的婚姻,她的父母。

关键是,我无法把那个在我们书店无比热情无比虔诚的她跟把我们删除结合在一起,我要拖一下地,她要急忙抢过去:董老师,您咋能干这样的活?您坐着,我来。

继续说湖北这个经络。

经络回到湖北后,给我发了条信息,也很长。

但是呢。

她犯了一个大忌,每位来的朋友,我都会提醒,办公区域不允许拍照,就是你拍书,那无所谓,办公区域都是人,你拍上去很不好。

她拍了很多照片。

干什么呢?

给我分析风水……

一一讲解,这里不行,那里不行。

按照她的说法,就是我现在的布局,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侥幸了。

呀?!

这么神奇?

我把她删除了,也没告诉她,因为我觉得她说的即便是真的,也是脑子进水了,无论是做风水还是算命,都要先把自己哄明白,就是纯属娱乐,而且只报喜不报忧,你信任什么你就被什么催眠了。

就等于你有了一个标尺,见谁都想量量。

真理具有排他性。

例如你信了中医,那么不信中医的就属于愚昧的,你信了风水,那么不信风水的就是愚昧的,而且彼此看对方都是傻逼,抖音上有些鉴宝的很有意思,那些鉴宝专家都是顶级的,例如故宫博物馆前馆长,你会发现,若是鉴定是真的,皆大欢喜,若是鉴定是假的,那么藏家一定认为专家是错的,甚至恼羞成怒……

中毒太深。

我觉得拉黑湖北经络是很好的方案,我不需要跟她理论,也不想听她BB,因为她是标准的一信一疗程,中医、国学、佛学,现在看来,她还选修了风水。

不得了。

她是好心吗?

是!

这就如同我老铁是信上帝的,跟我铁的一条裤子,她家就她奶奶不信,信上帝的人死了家人是不走传统流程的,至少不哭,但是她哭的特别伤心,说以后再也见不到奶奶了,因为奶奶不会去天堂,而家里其他人会去。

为此,她要求我,你别倔强,你听我的,不管什么时候,你遇到危险之类的,你就念叨一句:上帝与我同在。

那我要是再念叨一句:阿弥陀佛。

是不是可以同时召唤两家……

她算是哀求我。

很单纯的姑娘,家境很好,几乎全职传道了,就是她好到了什么程度?没有半点杂念,能让你忘记她的性别,一般女的对咱这么好,咱可能还有想法之类的,对她?连这个念头都不舍得有。

对我真的好。

好了有个七八年?

后来,我一瞬间不喜欢跟她玩了。

就是有段时间,拆除十字架,她给我写了封信,就仿佛是战书一般,不是跟我PK,是有告别的意思,是说若是执意拆除的话,他们愿意与十字架同在。

要殉情。

我靠,在下,佩服。

佩服之余,害怕!

原来,你是个二极管!

再也没联系,风平浪静后,她给我发信息:你还好吗?

我也没敢回复,就当我死了。

由她,我就在想,湖北经络应该也是类似的心,懂懂的办公室布局是大凶,会伤害到他的,而我已经看穿了这一切,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

我告诉他,他可能会删除我。

我不告诉他,他会遭受血光之灾。

不行,我要告诉他。

于是,被删除了。

湖北经络貌似有些恼羞成怒,被我删除后,转移阵地到公众号留言上了,讲了一箩筐,还是很有情绪的,意思是有钱人信中医的有的是,信风水的更多,你在小县城见过几个有钱人?不懂就别乱说,国家都在提倡,就你能?

你心里标准越多,框架越多,那么你看不惯的东西就越多,你若是站在上帝、佛陀的视角,那么万物都是正确的,整个世界在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爱是允许。

允许他与众不同,包括不懂风水,不懂中医。

OK

你就当懂懂是个傻逼。

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当年,我们一起玩耍的朋友里,有个SU老师,他喜欢研究风水与相面,喜欢用这个方式来泡妞,有次,我们在山里吃鸡,喝了酒,SU老师又开始给大家相面,主要是给新朋友相,新朋友是济南来的一位女生,聊着聊着聊到了女孩五行缺水,脖子上应该挂个啥。

女生问,需要挂个啥?

剑哥喝的迷迷糊糊的来了一句:挂个屌!

说起这些风水先生,我又想起了一位队友,那个队友名字很古怪,自己起的,当年我带队各地旅行,他是我的常客,他的理论很有意思,就是每个旅游景点都是高能量场的地方,自己去吸收能量,所以不在于看什么。

他更喜欢国内的。

青城山,峨眉山,普陀山。

对我很好。

请我吃饭,动辄一顿花个四五千,而且呢,他有个习惯,只带现金,现金哪来的?

信徒给的。

我呢,对这些东西持中立态度,就是你们靠这个吃饭,我们就当饭碗来讨论,怎么推广,怎么建立自己的理论体系,我们在一起都是讨论这些,而不是讨论灵不灵,灵不灵属于他客户讨论的问题。

他读EMBA遇到了一个高人。

拜师费30万。

高人给了他两个建议:

第一、专注于地产。

第二、要么免费,要么超高价。

别人看一次16,你就16万,你怎么证明你厉害?

你比别人贵,就比别人厉害!

对于第二条建议,他发现,当他提价后,他的客户依然找他,而且同行都开始拿他说事,你看人家收16万,咱只要16,东西都差不多。

成了行业价格标杆。

他真正赚到钱,就是靠地产红利。

我记得去灵隐寺时,东北作家也去了,东北作家就是那个不会说英语,跟我去非洲非要拉我出去找小姐那个,我说我不去,他反问我,那怎么证明我来过非洲?

自己半夜爬门出去,打车去的。

我写过这个专题。

很奇葩,很幽默,甚至可以把他跟孔庆东划等号,我一听孔庆东的讲座就想起了他……

我们几个在杭州喝酒。

风水跟东北作家掐起来了,东北作家觉得风水就是个大骗子,现场俩人拍了桌子,彼此都不服,风水先生来了一句:我请客,我请的董老师,你给我滚。

应该不是滚,是走。

东北作家说,我是给小董面子才坐在这里的,否则……

真走了。

晚上,俩人都到我房间单独解释了。

东北作家说,小董,这样的大骗子你也带他,他就是想从你手里招点学员,这点你看不透吗?

我说,看透了,但是我读者里应该没人信中医信风水。

这一页,翻过。

对于他跟我讲的数据,我都习惯性的打个问号,就是地产老板真的这么迷信吗?真的这么傻吗?看个风水几十万?还送房子?

我唯一觉得他有点本事的地方,就是他有辆奔驰S,还有专职司机,他平时在南昌,我们去景德镇玩耍时,他派司机去服务我们。

但是,奔驰S也没啥,百多万,装B的行头而已。

一直到什么时候,我突然觉得看风水的好牛B?就是我生活的圈子里有了地产老板们,有了风水先生们,因为我哥是这个圈的,当然我哥是后起之秀,还属于里面的业余选手,我发现两个秘密:

第一、地产老板送房子给风水先生,是常规操作。

而且送的不是一般的房子,要跟自己对门,要么是自己的邻居,反正要把最好的位置留给自己以及风水先生。

第二、风水先生对于一个地方的信徒有直接的引导销售功能,他说一个小区好,信徒们接着去买,信徒们接着又给传播,有个例子举了不大恰当,我哥做了一个商业墓地,因为上面有高压线一直不好卖,他那个道士大忽悠给推荐了一下,瞬间卖了三分之二,年龄最小的是85年的,给自己买好了。

风水先生,就是一个区域的销售暗网。

就是他具有主导权。

他说一个地方好,那么大家都去。

他说一个地方不好,那么大家都不去。

凶宅为什么卖不出去?

一样的道理。

就是心理暗示,包括我书店的这刷房子,是尾房,230平我是115万买到的,便宜吧?据说就是因为前面正好有两栋楼,差不多我是在两条腿中间的意思,说是煞。

我不信,就没有。

我就买了。

这里面奇葩的故事多着呢,我上一个书店也是这么个情况,我不喜欢租,我喜欢买,买了就是自己的,可以随意折腾,但是我搬店就需要把原来的卖掉,我是带着书架卖,就是被一个这个领域的大师给买走了,因为我是带着溢价卖的,普通人是不会买的,而且我只要全款买家,并且要承担过户费。

他不差钱。

他买我那个店的理由是:有文化气息和作家们加成的地方。

他买去搞培训去了。

全在,怎么说。

我通过自己卖书店得出了一条经验,就是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不着急用钱,同一刷房子,多卖几万元是没有问题的。

终究有人会看中。

故事继续……

我哥那个老铁,道士大忽悠,把亲侄子送去学这个去了,他的观点是,未来风水之类的也分科班出身与自学成才,但是真正硬通货的一定是科班出身。

他觉得,学这个跟学医是一个道理。

越老,越值钱。

很巧的是,他侄子加了我微信,是我哥买了一些书送他,让他过来拿,我哥把我微信推给了他。

小伙子很清秀,高中毕业。

我问,你喜欢这些东西吗?

他说,喜欢。

我说,那就行。

前几天,我刷朋友圈刷到了他,我惊奇的发现,道教学院竟然还军训……

我看他朋友圈发的课程表。

道教音乐、经韵、武术、周易、政治、绘画、中国哲学简史、庄子、道教医学、龙门心法、英语、道教史、道教建筑、班会。

全才!

怪不得,是个道士就会武术就会书法。

道士让侄子走这条路,看似野,其实不野,从高中升学率而言,至少有50%的人是初中学历,这些都是基本盘。

信徒永远不缺。

衣食无忧,应该没啥问题。

若是盘踞在一座县城,完全可以成为县城王,就如同每个县城都有老中医、老算命、老风水,达官贵人都是他们的常客,我们这边有个中医学院毕业的年轻人,跟我年龄差不多大,在下面乡镇上看诊,我很多球友都去找他看病,我球友里还有三甲医院的主任,就是因为主任也去过,从而成了他的口头禅,那个XX科的主任,他都治不了自己的病,来找我给开的药,三副就好好的了。

无巧不成书。

我在上海,一个队友约我吃饭,问我是否还记得一起去峨眉山的那个风水大师。

我说,记得。

咋可能不记得呢?东北作家非要打他。

队友说,他现在可牛B了,在上海住大HOUSE,那刷HOUSE买下来就花了六千多万。

我说,那他不会见我了。

队友说,一起去见见吧,就跟你讲的,藏獒小时候总是受哈巴狗欺负,藏獒长大了依然害怕哈巴狗,他见到你会很开心的。

我问,你们有联系?

队友说,前几天还见面了。

去了……

别墅装修的就跟寺院似的,我很了解他这个人,他是一个很注重追求的人,就是一定要用建筑、装修、音乐、行头来镇住人,让人觉得,地道。

一个三米多的佛像在客厅。

来人,都是先磕头。

他对我,果然依然是对哈巴狗的状态,很热情,我要脱鞋磕头,他不让,意思是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好奇的是,你这跨界跨的有点大。

你不是信道教吗?

他说,在中国,佛道不分家,你看《西游记》。

聊天过程中,引用佛法的典故越来越多,过去给人感觉纯粹像个骗子,现在则感觉有点修行者的味道了。

我问,没想着自己创建个门派?

他笑的哈哈的,说现在家人已经不理解了,说自己的媳妇已经喊自己丁洪志了。(他姓丁)

我问,多久回一次南昌?

他说,一个月。

我说,人家都是去山里修行,你这是跑到上海来修行。

他说,大隐隐于市。

我去他私人办公室转了一圈,是一个面积很小的房间,书房改的,墙上贴了不少照片,就是各类EMBA同学合影,对于风水先生而言,上课是最重要的推广方式,就是让同学们一想起风水这个事就想起他。

而且,大家都在上海,带朋友来别墅,一看,我草,这是什么阵势?

的确专业!

对于他学佛包括悟道,我都理解,他的确是有学习精神的,但是呢,我好奇的是,妈的,你上哪骗了这么多钱?竟然能买上大别墅。

我生气的是这个。

就是我们如此正经的做生意,一年赚个百儿八十万已经大动静了,你呢?小嘴一吧啦,上海的大别墅都买上了。

这些对我的震撼只是其一。

其二是什么呢?

带我来的那个队友,是日企的,女的,我发现他们俩很密切,她泡茶之类的完全仿佛在自己家,知道哪个茶在哪里。

我心想,这是我的人被钓走了。

也不难理解,我在农村,他在上海。

其三是什么?

丁洪志给我看了看他手机里的合影,全是跟超一流的明星或企业家的合影,关键是什么?不是会议上的那种合影,全是来这里的合影,这是不得了的,其中包括医药大亨,就是我坚信他百分百不信风水的,结果丁洪志跟我讲,他办公室的新风水就是他给调的。

我草,上哪说理去?!

这个世界疯了!

从他别墅走了后,我很生气,至于王林那样的人,他能忽悠住那么多人我是理解的,王林是有表演天赋和实力的,曾经有人问过我一个问题,你真觉得王林只会变蛇吗?马云他们真是傻子吗?不知道那是个魔术吗?但是呢,丁洪志是我看着发展起来的,完全就是个傻屌,以前还跟我屁股后面的,我接受不了这种颠覆。

临走,我问了他一句:丁老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他目光坚毅的来了一句:成仙成佛。

我草!

中国的心理学医生为什么没有那么大的缺口?

就是,他们其实都扮演了心理医生。

的确,上海是个深海,什么鱼都有,回酒店的路上,我想了想我认识的,能达到亿级的朋友们,综合而言,就分为三类。

第一类,下线文化。微商、直销、传销。

第二类,精神文化。风水、直播。

第三类,资本游戏。校园贷、P2P

从我们占领的道德高地而言,他们都具备被抓的资格,只是幸存者偏差,都侥幸的逃脱了,活过来了。

我身边有个95后的车友,卖开光佛珠,半年2000万的利润,就是在各大公众号上投放广告,现在缓刑应该快结束了,前段时间我还见他了,说在研究起名,说这个可以避免风险。

信仰的市场到底有多大?

跟医疗市场五五开。

你想想中国的医疗市场有多大吧?!

美术老师一直建议我到上海发展,理由就是你想写文章,而上海是一个拥有所有样本的地方,就是你想要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上海找到。

要说丁洪志算奇葩了,那么我这次到上海,还遇到了一个更奇葩的人,他也算半个企业家,就是正在成长的企业人,做抖音的,就是有辆黑牌凯迪拉克,上海黑牌俱乐部……

他说话很慢。

听的我都快睡着了。

可能大城市的人聊天都喜欢谈梦想,直接就来了一句,董哥,您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那我肯定也吹的很高大上,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类的。

我接着反问了一句:您的呢?

我困的要死,被他的回复给吓醒了:我觉得,人生在世,总要搞点大事,例如拥有自己的军队,拥有自己的地盘。

你这是?

你可别牵连我。

我只是来你这里玩耍一下的。

他说这个话让我很震惊,就是原来,和平年代,也有人有类似的野心,关键是人家不是说着玩,而是真的拿地图去研究了,在非洲一些部落当个酋长需要多少钱,养活一支当地的武装队伍要多少钱。

我听明白了,他们想玩真人版的红警。

就是从一个小部落开始,逐步扩张,甚至蚕食整个非洲。

研究了两个地方。

一是东非,二是柬埔寨。

不是开玩笑,连地图都拿出来了,还去做过实地的调研。

咱别聊这些了,我怕您说多了,我也动了心,想以后当个副酋长之类的,从而跟着您去了非洲。

还是聊聊抖音吧。

我问,抖音的流量价值高吗?

他说,忠诚度低、流量价值低,只要没有变现渠道,再高的流量也白搭,除非是有行业加成,例如饭店、修车行,这些是可以的。

我说,我们当地的网红,都开饭店了。

他说,这是必然出路,你们那里有个开兰博基尼的,就是用拖车拉着兰博基尼满城跑的那个,他当时就来找我拜过师,给我带的你们那里的煎饼、小米之类的,在我们这里待了两个多月,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很用心。

我说,现在属于比较知名的地方网红了。

他说,后来我看他又开奢侈品店又开饭店。

我说,饭店应该是别人开的,他主要是做奢侈品。

他问,你熟吗?

我说,他们是高我两个级别的,我没资格认识。

他说,你想认识,我给撮合撮合。

我说,那没必要,现在追捧的人多,咱靠近,人家觉得咱想什么好事。

他说,董哥,这是你想多了,他是一个很谦虚的人,可能拍出视频来吆五喝六的,我一介绍,他肯定立刻跑去找你了。

我问,在一线城市做流量,是不是更容易?

他说,非常容易,因为一线城市本身就是所有人的焦点,你哪怕是拍拍上海的边边角角,一些也涨粉不少,这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又回归那个问题,怎么变现?

我问,若是直播做风水如何?

他说,你还记得那个XX光头吗?被抓了没多久,就是直播做法事之类的。

很多年前,我去紫金山,出租车司机非要给我讲解讲解,我先跟他说明了,我不会买貔貅的,他说不买也无所谓。

他背了一句诗,人间正道是沧桑。

他怎么给我解读的?

歪门邪道,才是一马平川!

原创文章,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qudao.com/article/20427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2473927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