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做什么啊?

世上最难的事儿,就是确定自己这辈子做什么。

我这辈子干什么啊?

搞培训。

培训啥啊?

下三滥。

有天下三滥死了,弄啥啊?

弄个“幕僚交流群398元”,主要研究怎么求人办事。

我出文案,大家去推广,我来做后端服务。

属于我们命运的出口越来越少。

市场逼着我们创新。

我们不创新,只能去死。

我啊,找不到啥同行。

都是自己瞎摸索。

兜了个大圈子,又回到原点。

我关注的同行越多,越痛苦。

他们都在卖思维卖商业模式,卖项目的同行寥寥无几。

我啊,不围绕着一个实实在在的项目弄培训,心里没底。

我擅长弄文案+聊天,不擅长讲课。技术确实一学就会,会了,立马就腻了。

我原本就是搞技术出身,我不想再弄技术了。

技术这玩意儿,稍微懂点儿就行了。

我还是喜欢帮人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尤其是非常扯淡非常扯淡的问题)。

因为我这个人喜欢扯淡,不喜欢扯非常具体非常具体的事儿。

也就是我这个人啊,不定性。

我迷恋过很多人,最后还是喜欢姚广孝,南怀瑾,曾仕强。

这三个货都是卖精神鸦片的。

而且他们卖的这个精神鸦片还合法。

当然,我在悄悄研究李纯文的东西。

研究李纯文,也是为了混口饭吃。

有天实在走投无路了,李大哥的东西,还能帮我换口饭吃。

我学东西,就是习惯性发帖。学什么,就发什么样的帖子。发帖多了,这个技术,也就会了。这个技术会了。怎么教给别人啊?我不知道。反正他咨询我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我可以帮他搞定。告诉别人1+1=2简单。讲1+1等于2的原理是什么,抱歉,我不懂这个。

我是一个很懒的人,有些事儿,能马马虎虎应付过去,我就不想再研究了。我不想当科学家,专家,我就想当一个扯淡的,一个卖嘴的烂货。

我无聊了,就发帖。发什么样的帖子啊?跟下三滥有关的帖子。这类的帖子发多了,我知道了它们的共性是什么?玩这个就特别溜特别溜。

我这个人最喜欢发面相贴,一天不发都难受(不喜欢发手相贴,我觉得面相贴比手相贴准)。面相贴发腻了,我会发发手相贴(手相贴发多了,我觉得都不准,包括李纯文的,牵强附会的解释太多,我发着发着都不想发了,一生气又发面相贴了,甚至还安慰自己说“面相贴”搞明白,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在所有的预测学当中,我最喜欢的技术,就是面相贴。发面相贴,每天发16小时,我都不腻。除外,我就是喜欢塔罗牌。塔罗牌是讲直觉的,是讲第六感的,这类的帖我发多了,非常解压非常解压(对于测字和六爻,也喜欢啊)。

此外,我还喜欢的技术就是奇门遁甲、八字、阴阳宅(主要是盗墓和凶宅类的电影看多了,喜欢上了这个)。有段时间迷恋上了看香。帮人瞎鸡巴看,他们都说准。这个技术怎么讲,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学的,可以告诉大家,就是找看香案例,找到了,瞎鸡巴看看,会了(大概过眼了几千个案例,也就会了)。讲到这儿,我必须告诉大家,《易经》这玩意儿琢磨透了,学预测一类的玩意儿,上手非常快非常快。《易经》是所有预测学的基础(64卦每天习惯性过手一遍)。

扯远了,现在我搞下三滥,就是为了有个退路。

不搞下三滥了,我就开始收集各类历史小故事(求人办事一类的)。

把古代的历史小故事,加工成现代的小故事扔出去。

写作,得收集素材,没有素材,写个屁啊。

我啊,哪有那么多经历啊。

我的活动范围,就是俺村和附近的村。

俺村发生了啥,附近的村发生了啥,我也不知道。

反正每天就是开着电动车,瞎鸡巴在田野转(不去公路,车多,危险啊)。

我这辈子不会有啥出息了。这辈子就是干下三滥+卖合法的精神鸦片。

人生的路口越来越窄了。

我躲在无人问津的村落。

闲看花开花落,任天边云卷云舒,这辈子就这样消耗掉,算是认命了……

原创文章,作者:77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qudao.com/article/205486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2473927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