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对我来说重要的“命题”身份和关系。

身 份

人们总是会迷茫,因为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是谁“也是我今年不断思考的命题。

我无数次的在想,如果有人问我,我是谁,我要怎么清晰介绍自己,让别人能一下子明白。

你好,我是魔音,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一个99年女生,我是一个大四的学生;

我是个撰稿人,我是公司管理者、股东,我是糕前鹿子节目主理人,我是商业社群的操盘手;

我是一个影视爱好者,我是一个舞蹈爱好者,一个LGBTQ的成员;

如果用MBTI,我是个ENXP;如果用盖洛普,我又会有很多标签,完美、沟通、战略、行动、刷悦、前瞻、成就。

这些身份都对,但是这么多的身份标签会让人混乱。

如果人不能有一个对自己清晰的定位,就无法整合,我就没有办法清楚告诉自己“我是谁”。

所以我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之后,尝试回答自己,有了以下答案:

1.我是一个探索者:

我喜欢向外去探索我没有接触过的概念和世界观,喜欢研究形成的理由,并且判断这样的概念和世界观可以让我用在哪些方面。

我感兴趣的方向更多的是“人”的差异性所衍生出的领域分支;

例如以荣格心理学代表的不同性格特质,并且把它与其他的领域结合起来;

多数时候是商业相关的,而人的部分涉猎很广泛,包括人性、文化、金钱、爱情、关系、性别和信仰等等。

所以后续我的内容也会更加偏向这个方面。

2.我是个思考者:

这样的世界观是否有我可以吸刷的地方,并且选择性的把它纳入我原本的世界观架构中。

我拥有很强的辩证分析事物本质的能力,所以我能理解和接受很多与主流社会不一样声音。

我会有自己一刷判断事物的价值体系,不会被其他声音影响。

我会很乐意跟朋友提起或讨论这类话题,但是出于求生欲,就不在总结里写了,也欢迎你和我交流。

3.我是一个高能爆发的先手:

我在过往的四年里面(从18岁开始),做过多达十几个项目,涉猎许多领域。

通过我的复盘分析,这些项目有高胜率、低维持率。

(胜的标准是通过我搭建的闭环所产生可持续性的收益,不是依靠人品爆发捡来的)

这些项目只有一个项目失败了,其他的全部是由我独自一人跑通从零到一的闭环。

在荣格八维有一个纬度是Ne,我特意给大家找了定义:

Ne是直觉的一种发散形式,专门用于创造大量的想法、联系和可能性。

根据维基百科,发散性思维是 “一种用于通过探索许多可能的解决方案来产生创造性想法的思维过程或方法”。

由于Ne的能力是惊人的,能够建立新的和前所未有的联系,Ne在创造力上远远优于其他类型。

“梅里亚姆-韦伯斯特将 “ne “定义为 “形成一个想法或概念”。

在艺术中,构思指的是通过草图、原型设计或头脑风暴来探索的创作过程的早期阶段。这似乎完美地抓住了Ne的特征,即产生想法和概念的可能性。

Ne也喜欢想象和猜测可能发生的事情。它对设想未来可能性的兴趣使NPs在艺术、设计、营销、发明和创业等领域具有敏锐和前卫的嗅觉”

不用过于纠结定义,说人话就是说我的能量是由新鲜感和未知作为燃料维持的。

如果能量足够就能爆发惊人的执行力和效率,我可以快速学习并且在最短时间弄明白一个项目的原理和相关知识,并且调配已有资源;

如果没有,就用运用已有资源寻找需要的资源。

然后以自己可以做到的姿势把一个项目从0到1跑通,快速复盘问题然后优化迭代,做到我能力范围内最好(完美主义在作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这之间,只要我能还发现新的未知和未尝试的事情,我就可以一直做下去,见招拆招,不需要休息;

我的学习速度、执行力和效率是身边合作伙伴和朋友公认的;

但是这会有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当一个项目不能再探索到未知的新事物的时候,就没有足够燃料来燃烧,我就会陷入能量耗尽的状态;

所以这就是低维持率的主要原因,其实很多项目自身没有问题,只是因为我自身能量不足而无法维持下去。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说自己是高能爆发的先手:

因为只能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持续保持高效的运转,一旦燃料耗尽,就会失去意义。

我认为每个人都需要清楚在战场上自己的角色和位置,该上的时候上来,该退的时候退出。

与大家分析总结我的角色是希望大家能从我的自我探索、分析中发现自己的行为模式。

所以我后续的解决方案是去寻找善于放大项目以及维持项目的朋友一起合作,很幸运,我身边真的有这样的朋友,我们已经在尝试合作

(如果你觉得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也欢迎联系我)

4.我是一个表达者:

其实我今年一直在一件事情里面挣扎,我究竟是要输出大众感兴趣的,迎合用户的需求,还是表达自己的观点。

之前有个朋友跟我说,你的内容自我解释的东西过多,开始迫使我去反思这件事,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自媒体人”。

我认为重要的的就在“自”,“自”绝不仅仅是传播渠道的自我化;

而是内容是以“自己”所感兴趣的内容为出发点,像磁铁一样去吸引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前行;

如果一个人不能理解、欣赏我的内容和思考,那么对方在我的生命里是没有价值的。

我今年再一次深深被一个道理震撼了:

永远不要为不值得的人和不值得事情浪费时间,因为生命真的很短暂而可贵。

我需要做的不是让更多人喜欢我,而是让喜欢我的人更喜欢我。

每当有人说不喜欢我的内容的时候,我会说很抱歉浪费了你的时间,你可以选择不再关注,但我绝不会因此放弃自我。

因为当你的生命里出现的人都是认可和喜欢你的人的时候,生命会变得非常幸福,做事情会变的异常顺利,信任会变的更加牢固。

我的内容后期也会更加放飞自我,更加专注于感兴趣的领域和命题。

如果我们志趣相投的话,相信我的内容一定可以给你提供价值。

我的使命是希望可以把我相信的和我认可的东西表达出来,影响他人;

这些东西是如何影响我的,我希望就可以如何影响认可它的人。

我表达的意义是在于以自我出发,力所能及的影响他人,而非刷悦和讨好;

所以如果你无法欣赏这样的魔音,可以公众号的右上角点击”不再关注“

5.与金钱的关系

我觉得大家一定对我谈钱很熟悉了,我今年有一个对自己的发现,我总是鼓励大家去寻找自己想要赚钱背后的目的:

金钱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我之前一直都没有找到金钱的对我意义,但是我今年经历了很多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之后,我明白了金钱对我的含义:

“拥有说不的权利”、“更多的可能性”和“选择的权利”

a.说不的权利

今年身边朋友吐槽我最多的地方就是我租了一个性价比很低的公寓,6500多的房租一个小房间(国外叫studio,就是没有客厅,进门就是床的那种).

但因为离商圈、公司和地铁都很近,外加安保和装潢都都不错,还是商水商电,所以就小贵。

很多朋友都劝我要不要在附近租一个便宜一点的,省3000不香嘛,我还真的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答案是:真的不香。

理由如下,

我比较喜欢新一点的房间,早年因为在北京海淀圈上学的缘故,为了节省上学时间,只能租附近的老房子,我住过70年代的房子(没有马桶的那种);

至今对老房子还是有阴影,所以住在老房子里面,会增加心里阴影面积,会消耗很多能量。

另外我不喜欢做家务,而公寓里面有保洁的服务,衣服都可以给你叠的整整齐齐的那种,只需要额外付费就好了,真的节省了我大量的时间。

这些时间我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情,不敢说能有爆炸的生产力,但是保洁费还是赚的回来的,又没有损失,还得到了更多的价值感,我的理由可以完全支撑我这样做,并且我很开心。

而且,上海的垃圾分类真的非常严格,但是我不想花时间去做这件事情,公寓只需要额外付费就可以请人帮你倒垃圾了,这是住在外面花钱也解决不了的;

尤其是冬天穿着睡衣下去倒垃圾,心理阴影面积也会增加。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不适应南方这种洗了衣服几天不能晾干的潮湿气候,所以我是一定要使用烘干机的。

但很正常价格的房子是不会给匹配烘干机的,那我还要花时间购买和安装,想想就很糟心,心理阴影面积会增加。

再来说说通勤,我计算一下,从迈出大门到公司只需要10分钟,每天上下班通勤时间至少节省1个小时。

所以你看,我多花了3000块钱每个月,一下子减少了那么多心里阴影面积;

除了心里阴影面积以外,每天至少节约我2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月就是60个小时;

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是50元/每小时,但是60个小时放到“研究资产增值”里,不敢说有10倍100倍,但是成倍是确定的。

算了这笔账以后,住在这个小贵的地方对我来说真的很香,我可以使用金钱对这些我不想做的事情说不;

对我来说是这些琐事,但是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或许是拒绝一份不想要的工作,一个不合理的要求等等。

我认为这是金钱一种重要的意义,我在想为什么很多人没有这么去做:

因为这件事情有不确定性,人对于不确定性会有恐惧。

毕竟需要先投入3000,才能换来60小时,才能知道自己60个小时是否能有更多的ROI,所以我觉得不是大家算不清这笔账,而是不敢拥抱不确定性。

今年有很多朋友吐槽过我了,说你那么热心善良的一个姑娘,老是跟人家算ROI,要不就是钱钱钱,不认识你的真的觉得你唯利是图;

我想从不功利角度来看看:“我想赎回自己的时间”,我想有拥有自由支配时间的权利,哪怕什么都不做呢,只要我是开心的,那也是非常值得的。

我刚刚经历过一场大病,好巧不巧的又看着朋友生病(差一点就没命了那种),有一些小小感悟:

觉得人生到最后皆是虚妄,唯有真正体会过的“感受”能真实的留在心里,只有有时间去体会好的感受,才能为生命留下意义。

所以我相信没有人愿意把时间都交给一些自己厌恶的事情。

b.实现更多的可能性

我今年有很大的个人发展规划的变动,我之前是想做一个自由职业者。

但是后来很幸运的遇到了现在的公司合伙人,我们一起成立了公司,做了糕前鹿子的节目和逐鹿行的社群。

可能在大家眼中我们只是愉快的达成了合作,然后我开开心心的就去了上海。

但是中间有许多做刷舍的环节,创业是一个不确定性很高的事情,需要承担极高的风险,这意味着我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工资

(当然我一直也都没有= =,但是我之前是有属于自己项目的确定性收益)

这意味着我需要放弃已经在手里的面包,去追求未知的蛋糕。

从北京到上海是一个很大人事变动,我需要支付房租、生活等等其他的开销;

我还需要为链接人脉而支付一定的费用,我粗算了一笔账,我今年光在知识付费上面就已经花了5万多了。

如果一个人没有手中的面包就无法生存的话,那就不是要不要选择承担更高风险去追求更高收益的问题了,而是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的问题。

我相信,在未来的人生里面,我还会遇到很多让我想要尝试机会,我不愿意因为财务安全的掣肘而失去活出绚烂的人生的机会。

所以,实现更多的可能性是金钱对我来说的另一个意义。

c.拥有选择的权利

我今年是在一段恋爱关系里面的,很多人知道我的男朋友只是大三的学生的时候,表现出十分诧异。

大家普遍认为我各方面条件都还行,问我为什么不找个“条件更好”的男生,我通常会笑笑说,他就是对我来说条件更好的男生了。

我可以给大家拆分一下我的逻辑,我有一个恋爱不可能三角理论:

也就是说你不太可能找到一个长得很帅、身材很好、体力也很好,你们的思想和沟通可以同频,性格合拍愿意迁就你的人,最后这个人还得有一定的社会资源和财富。

大部分情况来说,人能清楚的知道自己需求的第一优先级并且满足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如果能两个维度都满足,那已经是恩赐了;

如果三个都满足的话,我会怀疑是杀猪盘了(当然不排除极小概率中奖,但我觉得我不一定能遇到)。

所以这意味着我就得放弃一个,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对于不满足我颜值和身材需求的人,我是下不去嘴的,看我一眼想象一下对方摸我一下,我就能鸡皮疙瘩一身了,更不要提恋爱了;

而思考和沟通占据我人生太重要的部分了,它承载了我大部分的快乐和成就感,所以我绝不可能在亲密关系里面放弃这个需求;

此外,我的宜人性和同理心真的都不怎么强,外加我平时工作非常忙,所以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去过多的照顾对方的情绪。

但我知道当今社会的现状,对于这样的女性的接受度并没有这么高,所以这也极大的增加了我能拥有一段优质亲密关系的难度。

此外,我的Ne是非常强的,同时也是我的主导功能,就像刚刚提到的向外探索世界。

所以我会喜欢去花痴好看的男生和女生,我会愿意去认识和链接他们,就会希望我的伴侣可以包容我,所以你看,我能脱单还是挺不容易的,所以要珍惜呀。

那就剩财富和社会地位这一项可以让步了,既然不纳入选择标准,就不要在这项上矫情的暗暗对比、算计和犹豫。

放弃的干脆一点,否则就不谈,单着就完事了。

正因为我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需要自己有财务方面的能力满足我的需求;

因为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碰到一个很喜欢的人,发现我还不能独立支撑起一段恋爱的开支,得需要对方一起分担;

万一对方没有分担能力或者分担意愿,那我就错过这个人,我会很失望;

但是我更害怕有一天,我得为了金钱委身一个让我一身鸡皮疙瘩的人,那我会很绝望。

所以金钱会让我有选择的权利,这是金钱对我的第三个意义

02|

关 系

1.在亲密关系里,做个诚实对自己的人

既然刚刚聊到亲密关系了,我想很认真的聊聊“诚实”这件事情,别误会,我不是要呼吁大家对伴侣诚实,我要聊的诚实,是全方面的诚实。

对自己诚实,对自己的喜好诚实,对自己的身体诚实。

就像我刚刚提到的“正因为我清楚,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大家清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这包括自己的性唤起机制,你会对什么样的特质产生欲望,男性的雄性特征、女性的雌性特征、高冷的、英气的、纯洁的、温柔的等等。

我想特别提一下我的观点,性唤起机制是不受你的理性脑控制的,它是人最原始的一种欲望,为了繁衍而存在的欲望。

所以简单而直接,你的身体会在你看到对方的那一刻或者相处的过程中直接告诉你答案,你对这个人有没有“欲望”。

这里远远不到分析对方性格、人品、价值观等等的其他需要理性脑判断的过程。

但是很可惜啊,我听到身边很多朋友去描述自己喜好什么样的人的时候都会先从理性脑的角度出发,描述自己喜不喜欢这个人或者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之后才发现自己真正有感觉的好像也不是这样的人。

这也是因为我今年研究MBTI比较多,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点:

人通常会有一个理想的自我,无论是在感情还是对自己的认知。

如果没有特意把自己抽离出来放到上帝视角,很多人是不会发现真实的自我和认为的自我是有很大的差异的。

给大家举个我自己的例子就会很清晰了,我一直觉得我应该喜欢的是霸道总裁那样的男生,通常身边人对于我的期待也是找一个很阳刚十足的男人,尤其是我的母亲。

她有一句至理名言:“男人如果不强大,有什么资格叫男人”。

所以从小我会认为我喜欢的男性应该具备很强的雄性气质,否则这件事情是不正确的。

但是,后来我一次次的发现,我对于阳刚的男性气质是不感冒的,我很喜欢的是混合的中性气质,所以朋友们经常嘲笑我,说你喜欢的男生都好gay啊。

还真不瞒大家说,我喜欢的男生,十男九gay;

但是比起男性,我能一眼调动我性唤起机制的通常是T,所以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为自己喜欢的画像感到困惑。

除了来源于外界的不认可,别人问起我喜欢什么样的人,我总不能说是“不像男生的男生和不像女生的女生”(我真的无意冒犯任何人)。

但是今年通过自我体察发现我喜欢的很简单,就是“中性的气质”,而我历任前任也都是这样的画像。

你看,就算我曾认为这是一件不正确的事情,并且曾羞于启齿,也改不了性唤起机制,只能选择与其和解。

我想把我的发现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不再用条条框框限制自己,不要一上来就人品、性格、三观和条件。

这些当然在一段关系里面很重要,但这些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你对对方的身体感觉才是那个0前面的1,否则就真的只能做朋友了。

再来聊聊在关系里面诚实,性唤起机制既然人身体里动物性的那一面决定的,那才不会管你是谁,你现在有没有伴侣,是已婚还是未婚等等。

它只会告诉你一个判断信号:

“我想不想上ta”,这也是我们俗称的“Crash”,只要你无法避免认识新人,就无法避免Crash,这就是个概率问题,每见多少人会发生一次Crash。

那现在就有个好问题了,如果在一段关系里面,发生了Crash怎么办?

以下的观点仅仅是个人观点:

坦诚的告诉伴侣,我发生了Crash,但是我知道那仅仅是个Crash,我知道说出这个很有难度。

但是我和男朋友真的都是非常典型的理性主义者,所以我们知道这是生理决定的。

并不是我要“背叛”对方,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去解决这件事情,而是不把它憋在心里,再给它蒙上一个禁忌和神秘的色彩,让你更加深陷其中。

我个人的感受是如果我讲出来了,真的会轻松很多。

至于解决方案,真的根据每个人的约定会完全不同,到底是大家一起携手去对抗Crash,还是给对方一定的权限去处理自己的Crash。这个就牵扯感情单一关系和开放式关系,再讨论下去因为接受度的问题争议就会很大了。

但是我只是想跟大家说,Crash与一个人是不是一个好的伴侣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生理性质的,不存在对错和耻辱。

如果真的遇到了,先接受自己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妨可以开诚布公的跟伴侣聊聊。

特别想跟大家分享,我的好朋友九爷的一段话:

“以前我以为,勇敢就是不顾一切往前冲,是做想做的事情说想说的话,不藏着掖着。

如今才明白,这种勇敢只是表象,是匹夫之勇。

现在意识到,真正的勇敢是平静且向内的,是敢于直面自己内心的真实,对各种情绪都坦然,对各种可能性都不逃避,不推脱责任,不骗自己,不把自己无法承受的东西推给外界,而真正迎上去,无畏无惧。”

2.珍视健康

我从未如此深刻的体会过健康的意义。

我总是看到一句话:

“人生的所有的东西都是1后面的0,只有健康才是那个1,没有了1,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曾经的我,真的太年轻了,年轻到不能理解这句话的分量,直到前些日子,我经历了智齿发炎-拔智齿-发炎高烧-干槽症,普通的止疼药已经不对我起任何作用了。

每天都是疼到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儿,后面不得已用上了癌症晚期病人吃的止疼药,才勉强可以支撑。

在床上打滚儿的时候,我知道疼痛已经瓦解了我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理智。

当我听朋友说有人因为智齿疼到自杀的时候,我心里惊了一下,因为我知道这句话绝不是玩笑。

在那几天,不知道是疼痛的折磨还是药物的副作用,我的大脑已经开始出现混乱了,出现时间和空间认知错误;

我会突然想不起来今夕是何年,无法有逻辑的思考等等。

我才明白,在人最接近一坨肉体的时候,所有的人格、性格和思想都会消失。

为了让你还是你,好好珍惜自己那一坨肉吧。

而且与此同时,今年九爷也生了一场大病(有可能会没命的那种)。

我们两个在同一时刻,人生最痛苦的时刻一起煲电话粥,一个在床上打滚儿,一个在病房,我们同时悟出了一个道理:

(我上文提到过一次,重要的道理说两遍)

人的时间和生命真的太珍贵了,永远不要为了不值得人和不值得的事浪费时间,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时间。

3.重拾对于友谊的信仰

既然说到值得的人,我想跟大家聊聊”值得“。

其实在我很年少的时候,朋友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信仰,我是一个为了重要的人而活的人。

只不过我不太幸运,因为种种原因,这份信仰曾湮灭过,所以我才会尝试用逻辑去解构一切,不为说服别人,只为安慰自己。

直到我的合伙人说:“我不觉得你的底色是逻辑。”

我才如大梦初醒,“逻辑”是一个在我身上维持了很久的面具,今年我逐渐的把它撕下来。

虽然里面柔软,但我依然敢用它去面对这个世界,这其实就是九爷说的勇敢的迎上去。

从前我认为,我站在客观的上帝视角,去理解一切非理性的事物,我会特意强调对待世界方式是“理性”;

我也会跟所有人介绍我是entp,否认”感性“的价值,崇拜”绝对的理性“,我认为自己是通透的;

今年过去,才发现从前的自己更像是在以一种很巧妙的方式,逃避真实的有质感的世界,本质的原因是我不敢拥抱“感性”;

就像小孩子那样,自己缺什么,就害怕承认自己缺少,拼命的掩饰和伪装。

对于受到伤害的恐惧让我产生了逃避的心理,也是因为我不敢面对自己心里的理想和信仰。

如果放在从前,我是不敢承认自己会碰到Crash,不敢承认自己喜欢“中性风”类型,更不要说拿出来跟大家聊了。

但是经过一年的成长,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渐渐的发现人的本质就是非理性的,而我尤其不像自己想象那样理性。

通过一些事情,我发现我在意的东西远比我想象的要多,敢于承认自己在意,这是九爷说的不欺骗自己。

例如,我会因为很重要的人否定了一个我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的时候,伤心难过很久。

我会觉得对方否定了我最想被赞美的事情,就是否定了我整个人,我花了很久才调整过来;

我会因为重要的人轻易撕毁我们之间的契约而觉得信仰被打破。

之前努力的说服自己要换位思考,说没什么不能理解的,然后选择接受,我也是一贯这么做的。

但是这一次,我发现自己只能理解,但不能接受,更没有办法用自己的理性与其和解。

与其说不能和解,不如说不愿意和解。

因为这一次想坚定的维护信仰,之所以坚定,是因为重新相信。

所以,2022年,我想要以参与者的身份躬身入局这个世界,接受所有的可能性;

坦然接受真实的自己,观察自己的反应和情绪,不自我欺骗,不自恃清高,不给自己找借口,拥抱曾经不愿意接受的自己。

真正的理性是理解和接受自己的非理性,而非否认自己非理性。

其实还有好多没写,我本来想说说我今年的成就,明年的flag,这个就留到春节吧。

4.留给我最重要的人

跨年的这个结尾我想留给我今年最重要的人,这些名字我愿倾尽所能守护,若未上榜请不要失望,可能是我们还没有更深刻的链接。

李自然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理性者常有,而理性仍存温度者不常有。

范米索

是你用一年的时间把这个小女孩重新带回光亮里,所以她重新相信光明与信仰。

九爷

两个都喜欢白龙的女孩,注定会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相遇,因为她们是同一个灵魂的碎片。

刘肠粉

是你保护了那一块脆弱的亚克力,她因为看到你才慢慢消除了在感情里对于男性的偏见。

张五哥

是你在魔音一无所有的时候,第一次向别人介绍了她的名字,她才能被人们知道。

瓜藤老祖

是你让她知道西北、信仰、文学、硬币和哈密瓜可以同时出现。

张悦

她很荣幸能和一个温暖的像小太阳的女孩一起共事。

2022年,仍然还是那句话:不问前程如何,但求落幕无悔。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2473927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