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欧阳震华过圣诞,被热心网友们“警告”?

演员欧阳震华,在抖音上发了一条自己在家里装扮圣诞树的视频,本意是想过节,讨个喜庆。

然后就这样了:

如何看欧阳震华过圣诞,被热心网友们“警告”?

欧阳震华老戏骨了,很恭敬的一一回复,最后表示感谢网友们的热心建议。

这个事情没有闹开 ,如果他性子硬一点,和网友们拌几句嘴,会不会发酵就不好讲了。

我们今天聊的不是是非,就是欧阳老师的这个处世之道,很多事情,你想明白了,就不是事情。

我们昨天在大号里聊到许知远,我说他和蔡澜争辩的那一期,就感觉他不明白。

如果他不明白,蔡澜也不明白,俩人就掐起来了。可现实是他不明白,蔡澜已经活明白了,所以掐不起来。

无论许知远用多少方法,各种激,各种引导,蔡澜始终只谈风花雪月,只是请他吃美食,与他谈美女,别的一概不讲。

蔡澜是个活明白的人,他明白世界不可能是纯粹的,就像人体内充满了细菌,人体里要是干净到如同手术台,那这人也就死了。

活人就是一个寄生菌的组合体,你不是化学药品构建的,你是生物链构建的。

生物链就是平衡,而且是迟滞的平衡。

什么叫迟滞?就是很多事都是慢半拍的,这个半拍放到人生中,也许就是你的一辈子。

换句话说,你本来就是糊里糊涂的活着,你非要拒绝,那你把自己浸泡在福尔马林里去吧,泡完你自己也就消失了。

蔡澜想通了,活通透了,许知远还拧巴着,这就是我昨天说的,我对他的观感。

你说这些热心网友,对欧阳震华到底是好意还是恶意?

天知道,也许兼而有之。

无论是什么意,这种意思在欧阳震华看来,都很无聊,因为过了。

我们和西方世界的关系远没有差到彼此过个节日都无法接受的地步,如果是这样,那这世上就不该有寿司店。

毕竟翻开历史,我们和日本的关系那才叫差,可是日式料理不还是满大街都是么?

你反对什么,我理解,但是你反对到什么程度,反映着你的成熟度。

一个成熟的人,反对不干净,于是每天洗澡,病了吃药。

一个不成熟的人,无法忍受任何意义上的不干净,每天喝酒精消毒,把自己彻底消死了,这就叫过度。

度在哪里?对于成熟的人很重要。

对于不成熟的人,他脑子里没有概率,没有程度,只有非黑即白,因为他脑容量有限,只能理解二元。

你现在想明白为啥投资人里面七亏二平一赚?因为七成的人,脑容量都有限。

他们只能理解非黑即白,要么涨要么跌,要么猜对了要么猜错了,理解到这里,打住了,再深刻的话题千万不要跟他们讲,一讲,他们脑子就炸掉了,短路了。

人只有理解了二元之外的量化,也就是到底多少多,多少空,什么时间多,什么时间空,怎么多,怎么空,只有把一切量化了,他才能进入那三成,所谓的二平一赚。

他必须理解了概率,量化之后仍然有概率,多少多,多少空,这之后仍然要乘以概率,才是数学期望,理解到这个程度,他才能进入一赚。

你听听看很简单,仔细想想,很复杂的。这么点简单的事情把绝大多数人都排斥在外了。

这也就是昨天大号聊的主题,你说大部分人为什么无望?因为人真的不一样啊,人真的分三六九,人真的从理解力上的差异就天壤之别了。

你怎么可能指望一个认知力这么低的人,过的很自在呢?

很多时候,我们感受不到自己的认知力有问题 ,是因为面对的题目很简单,就比如我举例子,就着容易理解的例子展开。

欧阳震华过个圣诞节,就受不了了,很明显,过度了,很明显,这些人脑子里没有基本的量化概念,大家一听,哇,好容易,我也懂,我比他们强多了,为什么我去投资,我还是七亏呢?

对呀,因为例子太简单嘛。

同样还是量化,我们把例子升级一下。

此前我们也聊过西安,在大号里。有部分读者跟我讲,买菜贵,比平日里贵。

这是不是问题?这肯定是,但这是不是当下的主要问题?

肯定不是。

你视角稍微宏观一点,就应该知道对于一个上千万的城市,一旦按下暂停键,必然各种问题都暴露出来。

你习惯了的物价,本来就是原有的市场机制下形成的,可是现在不是原有的市场机制,现在是按了暂停键的。

你希望有公共力量介入,让大家都待家里的同时,使得一起都一如既往,这只是你的希望。

可是这个城市的公共力量是按照平日里的配备的,并不是时时刻刻按照这种突发情况配备的。

有没有足够的力量来解决按下暂停键后的所有问题,并且是及时解决?

明眼人稍微过过脑子就知道肯定没有。就像一个孕妇平日里要怀胎十月才能生下宝宝,就算我给你补足人力,给你十个孕妇,难道只要一个月就能生下宝宝吗?能吗?

非常简单的常识,《人月神话》,很多很多年前一本软件工程管理的书上讲过的。

问题是,有几个人看过?

并没有,那本来就不是给大多数人看的书。

其实站在量化的角度,这事儿本就无解。你能做的就是先按贵的买,无非买的同时保留下来收据,将来怎么样?将来投诉呗。

你可以给物价局打电话呀,等解禁以后,以扰乱价格机制的名义再把钱要回来。

这就是你能做的呀,否则呢?

你不吃?人家卖贵点你不吃了?那你饿着呗。

又或者,你一定要现在告?你可以现在告,问题是,现在这会儿公职人员也许都被抽调上街做检测去了,没人能够及时处理。

更何况,现在告,告赢了又如何?告赢了人家不卖了,你饿着?

你只要看过人月神话这本书,你马上就会知道你身处的当下环境,你马上就会选择我说的那个办法,因为那是唯一能做的。

那就是先高价买下来,先吃饭,等半个月,一个月之后,秋后算账,你还能把钱要回来的,当然能。

因为半个月一个月后,物价局的工作人员恢复本职工作了,他们也想趁机修理下之前暂时没空管,也没法管的刺头,你正好递刀子。

你看到了,一起都是延迟的,也必然是延迟的。

这个例子和欧阳震华的例子是一个级别的,无非稍微复杂了一丁点儿,我估计已经有一部分人想不通了。

所以,如果你把量化这个概念再复杂一点,不断的复杂下去,放在某些专业领域里,那很多人就彻底懵了。

我们大号写过一篇,标题是:我建议你不要看完。

引言里我就写的很清楚,我本来的用意是写给50个人看的,最后,光留言的人数就好几百人。

看完留言我心哇凉哇凉的。

回到许知远访谈蔡澜的那个话题。

不是蔡澜有意躲避,而是蔡澜觉得没意思,蔡澜知道你许知远今天想不明白,蔡澜也知道他没有办法让你想明白。

那吃菜吃菜,就是一种很好的交流方式。

就像大人和孩子常有的那句对话,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至于你的心理年龄能长多大,那要看你的阅历了。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2473927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