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里写下的最后一段话

2021年的一、二、三月,我大抵是受到了什么大的刺激,所以导致我现在怎么努力的去回想,都丝毫想不起当时发生的事情。

所以对于2021年的记忆,应该是从四五月才有的。

那段时间,公司突然从200平的小屋,一下搬到了2000平的大平层里。

我多少是有点恍惚的,跟着我一起过来的,还有同为创业者的其他9位小伙伴。

每天我都要走一段长长的坡,往来于新旧场地之间,看着本是一片狼藉的楼层,慢慢有了想要的样子(虽然现在也很简陋),我在爬坡的过程中,也莫名其妙的觉得我的人生也是在往上走。

但是我不确定。

某位长辈总是说我现在是“小马拉大车”。

我自己何尝不知道我现在所行之事的杠杆很大,可是总有些明知不可为而为的东西。

在我那段各地漂泊的日子里,我就看得明白:大城市靠能力,小地方靠规则。

我感觉我应该是慢慢摸到了一些可以在小地方上使用的“规则”,所以胆字稍微大了些。

我给自己留了一件很小的办公室,有事没事我喜欢透过窗户看云南蓝蓝的天,好几次都望着出了神,我不知道是窗子囚禁了我,还是我的眼睛囚禁了蓝天。

一直有外省的朋友邀约我离开云南,我应该是还有一些放不下的东西,目前还不知道放不下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打心眼里感激那几位朋友。

———–分割线———–

今年7月份,我费力的从各种琐事中挣脱出来,到济南成立新的公司,此之前,我应该快2年没有出省了。

缘分就很奇妙。

很多年前,我背着很多人去昭通参加了一档面向50万人直播电视节目。

节目的导演,对我照顾有加。

这么些年过去,他现在是央视的一位编导,同时还是我济南公司的合伙人,而他的妻子一手撑起了咱们的济南公司。

我总觉得我是一个很勤奋的人,特别勤奋。

我也喜欢像别人展示我的勤奋。

按理说,我现在应该更加勤奋。

但是,我反而开始了各种控制不住的偷懒。

早上磨磨蹭蹭的到办公室,对着电脑发呆。

到了白天愈发的浑身不自在,总是不受控制的想逃离办公室。

我总是无所事事的在楼道里走来走去来回踱步,到了下午,微信步数都会突破8000。

人生中最大的痛苦,就是知道什么是对的,但是永远做错的选择。

应该就是指的我这样的吧。

10月前后,各种事情好像都像是按了加速键一样。

百度、阿里等甲爸爸,发了疯的让我们扩大产能。

园区1500平的餐厅+其他的配刷设施也突然交到了我的手上。

算上济南公司,我好像人生中第一次员工人数破百。

紧接着,很多事情好像即便我愿意亲力亲为也不能够了。

所以,我干了很多魔幻的事情。

比如,带了一台烤肠机在办公室,给员工们烤了一堆吃不完的热狗。、

比如,上班第一件事事情就在考虑给员工弄点啥吃喝。

比如,我像是回到了10年前,频繁的喝酒。

长久以来的高压伤害,好像终于在我身上有了显现。

———–分割线———–

年轻人聚集的地方还是得少去。

我在大学城人最多的商业街口,坐了一个小时就喜欢了15个女生。

导致我难过了好几天都不知道该选谁。

关于感情,我没有太多要说的,认识的人越多,见证的越多就越发的明白:

原来在之前的几年里,我竟然被“保护”的那么好。

这是我一辈子的财富。

敬年少热忱!

我确实认识了很多“00后”。

虽然说起“97香港回归”、“911事件”等事件,我是亲历者,而他们都很迷茫。

但是总归我跟他们交流起来障碍并不多。

唯一让我难受的是:他们都不相信我参加过99年的地球保卫战!

相处融洽的原因多半是价值观,而不是年纪。

如果有某个“00后”愿意跟我分享他身上每一个纹身的故事,我也会告诉他。曾经我也有特别想纹在身上的图案,而不会心想:这人是不是就不能考公务员啊?

最近经常喝酒,我以前不这样的。

我总是以为,只应该在开心的时候用喝酒来庆祝。

开心的事情并不算多,所以我很少喝酒。

每次我这么说,总有朋友要纠正我:成年人喝酒是为了找开心。

我确实不懂,不过最近突然有了新感悟:

我每次喝酒之后,我就很难再集中注意力去想那些让我魂牵梦绕与如牛负重的东西。

无欲无求的一瞬间,好像就不烦了。

所以啊,想起一句话: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可风虽大,都会绕过我的灵魂”

———–分割线———–

我很反对公司利用特殊假期做团建。

所以我很早就跟公司里面的人交代过,咱们不组织跨年,不团建。要吃要喝,来年再续。

我以为咱们公司的俊男靓女,早就应该有了去处,我不能影响她们。

结果今天下午4点,我正在办公室里趴着睡觉呢。

公司大总管跑进来跟我说:

老板,今晚整点呗?27位同事表示孤寡,签字证明自己想跟同事们一起跨年。

我内心是不相信的。

为何大家都如此孤寡???

好吧。

所以,7点准时安排同事吃饭。

再接着,7点40,吃饭的地方秒变KTV。

公司自己的场地,就是这么豪横。

接着有同事表示场地稍微小了点,毕竟30多口人。

这是事?

我便叫来了演绎车。

接下来,蹦一场野迪是避免不了的了。

现在我的耳边有歌声、碰杯声和烟花声,我都恍惚了。

所以赶紧打开电脑,记录下这一刻。

———–分割线———–

放他三千裘马去,不寄俗生,唯贪我三枕黄粱梦

一个足够文艺的人,骨子里往往有天真的东西,这个东西,让他们不务实,不适应生活,不够圆熟、不够合群,也不容易快乐起来。

我可能算文艺吧。

新年一过。

我就会出去逛逛。

先到深圳、东莞,接着是徐州,然后北上济南,最后到延吉。

从西到东,再从南到北。

我也不知道干嘛要出去,但是总得为下一年积蓄力量。

至此,脑子里又出来了一段:

“西藏救赎不了你,你的心里没数么?”

“别说西藏了,耶路撒冷也容不下你”

“你需要的从来不是一个崭新和舒服的环境”

“而是一个能够让你在人间炼狱里也能重生的勇气!”

半醉半醒之间,果然键盘可以敲的飞快。

同事一直催促我下楼喝酒,而现在距离0点也快到了。

此刻我觉得时间好赶。

而魔幻的是,白天我都还在刻意回避“跨年”这件事。

你看完我的东西,就是跨年。

我写下这段东西,就是跨年。

(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62473927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22:30,节假日休息